欢迎来到河南省体育局,今天是:
体育文化
首页 > 体育文化 >

致敬!向为梦想而坚守的河南老将们

日期:2017-09-08 08:43:00来源:局宣传处 点击量:
【字体:    
  第十三届全运会的圣火今天就将熄灭,当四年一届的全国体育盛会即将落下大幕的时候,我们不禁会感叹,参加全运会的梦想,追逐更高的目标,激励了多少体育健儿为之拼搏奋斗,也正是有了他们的存在,中国竞技体育才能不断勇攀高峰。在这些体育健儿中有一批老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要比年轻选手付出的更多才能站在全运会的赛场上,对于梦想的坚守就是他们奋战全运会的源动力。征战本届全运会的“河南军团”中也有一批这样的老将,他们为梦想而坚守,为河南体育在本届全运会上大放异彩立下汗马功劳,向他们致敬!
  “老枪”常静夺冠热泪挥洒射击场
  时间回到8月29日,当常静射落天津全运会女子50米步枪三种姿势项目的金牌后,这杆年过三十的“老枪”留下了激动的泪水。射击,原本就是一项偶然性非常大的项目,能在时隔四年之后再度站在该项目的全运会的最高领奖台上,常静用卫冕诠释了对梦想的坚守。
  上届沈阳全运会,首度征战全运会的常静就在女子50米步枪三种姿势项目中夺冠。全运会夺冠,接下来的目标自然是奥运会,而且这个项目历来是中国的优势项目,从那之后在奥运会赛场上争金夺银,就成为常静的梦想。国内这个项目的高手如林,她要面对的是杜丽、易思玲等名将的挑战,去年奥运会前,常静在奥运选拔赛中失利,无缘里约。这对她构成了沉重打击,随后因为身体出现状况,她一度萌生退意。
  “其实直到今年初,我的竞技状态都不是很好,但教练、领导一直关心鼓励我,让我有信心坚持下来。今天的比赛,其实我并没有刻意去想金牌,想名次,而是要求自己打出应有的环数就行。最终的结果达到了自己的满意,能再次拿到冠军,当然是非常非常激动。”常静赛后激动地说。
  “这个全运周期常静能坚持下来,真的非常不容易,她克服了严重的伤病,能站在全运会的赛场上就已经是一个奇迹,更别说是夺取冠军了。她对射击项目的坚守令人感动。”省射击运动管理中心主任马宇峰动情地说。
  “妈妈级选手”不忘初心赛艇夺金
  赛艇项目长年要在户外训练,一直经受风吹日晒,这对于女孩子来讲绝对是个望而却步的项目。而在河南赛艇队的众多女选手中,不仅有女孩儿,还有“妈妈”。河南赛艇队在本届全运会上夺得的女子双人双桨和女子八人单桨有舵手两个项目的金牌,正是在王飞和朱珊珊两位“妈妈级”选手的带领下如愿获得的。
  29岁的王飞,参加了本届全运会赛艇女子双人双桨和四人双桨两个项目,摘得一金一银。2015年她的孩子出生,半年之后就重新回到训练场,开始为全运会做准备。“当了妈妈后,王飞的体重增加了好几公斤,这对于赛艇选手是个好事儿,力量以及艇的稳定性都增强了。有了孩子让人更有责任感,在队内起到了非常好的带头作用。”教练赵同保说。“四双丢金之后,确实有些遗憾,但我和吕扬平时配合非常好,所以下决心在双人双桨的比赛中把金牌夺回来。”王飞赛后如是说。
  在女子八人单桨赛艇上担任舵手的朱珊珊今年34岁。坐在船尾掌舵的她身材十分娇小,与人高马大的队友相比反差极大,但她已经是一个5岁孩子的母亲。朱珊珊说,为了不增加赛艇的负担,舵手都是这样的身材,她除了控制方向,还要全程为队友鼓劲,观察对手,随时制定战术,可以说是艇上的指挥官。
  全运会夺金,两位妈妈抵达了职业生涯的光辉时刻,但对她们颇为残酷的是,还不能马上就与家人、孩子团聚。谈到自己的孩子,两位母亲都是眼含热泪。不过,为了事业她们仍要继续坚守。9月17日,这两支夺冠的女子赛艇队还要代表国家赴美国参加世界锦标赛,她们也将继续留在天津备战。
  “太极王子”一“马”亮“建”已“超”越
  从小就喜欢武术的马建超8岁开始练拳,10岁的时候接触上了太极拳。从2005年第十届全运会开始,到2017年第十三届全运会,4届全运会20年的时间,马建超一直在坚守,他也把自己的青春全都奉献给了自己热爱的太极拳事业上。
  2015年底退役的马建超因为对太极的那种执着和热爱,于2016年选择了复出。复出后的那段时间马建超说是最痛苦的,“我除了要克服满身的伤病外,还要与我一起合作了10年的音乐老师去合配乐。每天6个小时的训练后,第二天浑身疼痛,但一想到自己既然决定复出了,就一定要坚持下去。训练之余就是和音乐老师一起合音乐、自己听音乐、找乐感,直到全运会决赛开始前近2个月的时间才确定下来一套名为‘源’的拳和一套名为‘无名’的太极剑。”
  作为参加本届全运会男子太极拳、太极剑全能比赛中年龄最大的选手,马建超是绝对的“一哥”,他说,“一套动作、一个音乐,用肢体语言去‘品读’自己对于太极灵魂的感悟,就是一门艺术。”尽管本届全运会上,马建超以0.02分的劣势负于福建选手陈洲理,又一次与全运会的金牌擦肩而过,但他觉得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为了自己喜欢的事业能够下定决心复出,也算是一种‘亮剑’和超越。”(陈凯)